欢迎光临币圈新秀
我们一直在努力

挖矿公司报告显示:开采一枚比特币的成本仅为1567美元

小编阅读(365)

据8比汇(8bx.com)讯,在我们的惯有印象中,电力是加密货币开采的头号成本,所以任何能以最低价格获得电力的方式都被视为节省成本的最有效方式。

然而加拿大挖矿公司Bitfarms最近的报告却显示,其实开采一枚比特币的成本仅为1567美元。

Bitfarms Technologies Ltd.近期发布的半年度业绩报告显示,他们在今年上半年的六个月中共开采了1923枚比特币,2222枚比特币现金,3324枚莱特币,以及567枚以太坊和220枚达世币。

数据显示,上半年Bitfarms旗下采矿业务部门收入达到了2110万美元,毛利润额为1230万美元(毛利润率为58%),加密货币挖矿毛利润总额1700万美元(挖矿毛利润率为80%),营业收入810万美元(运营利润率为38%),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1390万美元(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率为66%),净收入为620万美元。

低成本的清洁能源
Bitfarms在魁北克购置了土地及工业产权,计划建立一个大型的设施。并与Hydro-Sherbrooke达成了能源采购协议,获得了98兆瓦的低成本电力,足以扩大目前的运作规模至5倍以上。

Bitfarms公司CEO Wes Fulford表示:我们为2018上半财年取得的巨大进步感到自豪,通过严格执行工作流程、以及实施负责的财务管理制度,也成功完成了多项关键举措,以使用低成本清洁能源作为采矿基础设施的运营战略目标,最大限度地减少对第三方服务提供商的依赖。因此并没有受到上半年熊市的影响,反而录得了不俗的业绩和营收。

本文由8比汇(8bx.com)编译自bitcoin.com,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年新增BTC矿机投资者将全部面临大额亏损的局面

小编阅读(239)

这两天在做挖矿收益分析时,做了一份今年投资比特币矿机的收益计算,以及未来几个月的收益推演。结论还是比较让人吃惊的,于是决定分享给大家。
今年比特币全网难度值从1月1日的1.93T上涨到了6.73T(8月25日),上涨3.5倍,平均每月难度值增加15%,也就是说今年新入场的矿机算力占比特币全网比例接近75%,那么这些新入场挖矿的投资者们都赚到钱了吗?

首先先看今年挖矿收益的计算表,我们按照一般矿工们常见的做法,每个月都将挖来的币变现(注意,这个表格的月均收益采用每月1号的难度值计算,这是非常乐观的算法,矿工们实际拿到的收益是小于这个数的):
今年新增BTC矿机投资者将全部面临大额亏损的局面
可以看到,今年新采购比特币矿机的投资者距离矿机回本线还非常遥远。那么如果继续挖下去,能否能够回本呢?我又进行了一个推演(同样,按非常乐观的估计,每月难度只增加10%,并且从今天起熊市结束,币价每个月能上涨5%):
今年新增BTC矿机投资者将全部面临大额亏损的局面
很遗憾,按照这个节奏下去,采用S9挖矿的矿工们在明年4月是最后一个有利润的月份,因为到了明年5月,挖出来的币就要亏电费了。而且,按照这个演算,今年新增的这部分BTC矿机投资者将全部面临大额亏损的局面。(接下来新增的投资者也一样会亏损)
所以,矿工要想不亏本,只有1种情况才可以:

该矿工资金充裕,有能力支付电费,BTC产出屯着不变现。
同时,
BTC币价在未来几个月需要实现数倍的涨幅。

而几天后,就是下一次难度的调整时间,我们仍然看不到这个增速有丝毫减缓的迹象:
今年新增BTC矿机投资者将全部面临大额亏损的局面
大毛已经看不懂现在的局面了,因为目前投资BTC矿机哪怕采用阿瓦隆最新发布的7nm矿机,收益情况也好不了太多。(毕竟新机器贵且难买,并且大毛之前分析过,阿瓦隆新机器能耗比只提升40%)况且,既然愿意赌未来币价上涨,为何不直接买币呢?
那么,是谁在做这场豪赌呢?

ETH在即将到来的“君士坦丁堡”升级中矿工收益将减少

小编阅读(252)

硬分叉从来都不是轻而易举之事。
顾名思义,这种系统范围的升级要求每个软件用户几乎同时升级到新规则,这意味着需要克服协调困难,以确保代码继续按照设计运行。然而,在即将到来的十月份“君士坦丁堡”( Constantinople) 升级中,每个利益相关者都在为不同的结果而斗争,如何在他们之间找到平衡成为了以太坊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
升级的截止日期很紧,目前定在十月份,这使得事情变得更为复杂。预计在2019年初的某个时间点,一段被预设的名为“难度炸弹”( the difficulty bomb )的代码将生效,使以太坊的出块时间稳步降低,从而提升挖矿效率。
如果不采取行动,“难度炸弹”就会把以太坊推进到所谓的“冰河世纪”(the ice age),在这段时间内,挖矿难度变得非常高,以至于交易无法被处理,区块链处于瘫痪状态。
由于将“难度炸弹”延期也会影响以太币通货膨胀(开采区块所花费的时间直接与平台上分布的以太币数量有关),所以在“难度炸弹”到来之前,以太坊面临升级代码的压力。
但就目前情况来看,前进的道路仍不明朗。
现在已有四项以太坊改进方案(EIP)正在讨论之中,许多人认为,“君士坦丁堡”升级在将“难度炸弹”延期的同时,还应减少目前支付给矿工的以太币数量。所谓的矿工就是那些是运行专用计算硬件来确保交易安全的实体
然而,矿工们警告称,利润大幅下降将降低网络的安全性,从而迫使矿工开采其他加密货币。(对GPU矿工来说,这一点尤为重要,他们目前正与专用于加密货币挖矿的的ASIC矿机及其他少数机器竞争。)
虽然“君士坦丁堡”升级的确切时间表尚未最终确定,但开发者指出10月底或11月可能是升级的时间段(任何推迟都有可能与“难度炸弹”相冲突)。因此,在周五即将召开的会议上,开发人员可能会最终确定即将到来的硬分叉将包含哪些EIP。Parity 技术公司通信官阿弗里•肖顿(Afri Schoedon)告诉CoinDesk:

“我们现在正在加快步伐做出决定。”

平衡之举

在作者撰写本文时,即将发布的硬分叉包含三个EIP,它们完全互不冲突,并且已经在代码中实施,目前正在进行测试。
这其中包括EIP 145、EIP 1014和EIP 1052,它们分别尝试为以太坊的操作增加新的灵活性,改进诸如状态通道之类的扩容措施,并提高合约验证的速度。
然而,除了这些之外,其他建议需要认真作出协调。
据CoinDesk报道,当开发人员与平台主要利益相关者的几位代表在上周五进行公开讨论时,大部分分歧开始显露出来。
虽然还没有达成共识,但一些利益相关者已经开始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他们的担忧。
在周一发表的一篇博文中,大西洋加密公司(Atlantic Crypto)的首席技术官布莱恩•文图罗(Brian Venturo)警告称,“以太坊网络的安全是不可妥协的。”他认为EIP 1295是唯一不会降低安全性的方案。
EIP 1295没有提出减少以太币发行量,而是减少了奖励给叔区块组(uncles)的以太币数量,叔区块组是一种能加速交易但不包含在区块链本身的区块。文图罗向CoinDesk表示:

“如果减少区块奖励,矿工就会低价抛售一大部分挖矿设备。如果恶意攻击的奖励更高,这些硬件反而可能会被攻击者利用。”

当矿工们正在对减少发行量提出反对意见时,以太坊交易员指出,以太币的市场估值正在下降,他们表示,必须通过限制发行量的措施来使以太币保值。
在一篇推文中,一位名叫埃里克•康纳(Eric Conner)的交易员将比特币当前的发行率与以及坊相比较,并得出结论:如果将以太坊的区块奖励降至2枚以太币,就不会低于比特币当前的发行率。
康纳认为,为了维持网络的价值,这样的减少是必要的。他这样写道:

“事实很有趣!在过去的365天里,以太坊网络已经向矿工们支付了66亿美元。”

妥协
除此以外,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也反对EIP 1295,他在Github上写道,EIP 1295可能导致矿池进一步中心化。
“我很害怕出现这种情况。”Buterin写道。
一位名叫斯宾塞•努恩(Spencer Noon)的投资者兼基金经理也反对这一提议。他在Twitter上写道:

“我完全不支持EIP 1295,我质疑其提出者(大西洋加密公司ACC)的动机,ACC是一家由前对冲基金投资人运营的挖矿公司。这与‘网络安全’毫无关系——减少区块奖励会损害他们的利益底线。”

Reddit上的几篇帖子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作为回应,这家矿业公司撤回了目前的提议,支持将发行量(区块奖励)降至3枚以太币。文丘罗(Venturo)在Github上写道:

“我们同意,以ETH计价的区块奖励可能过高,但我们也认为,在当前市场条件下进行调整,将给网络的安全情况带来过多的风险。”

Casper开发者丹尼•瑞安(Danny Ryan)上周五在开发者会议上表示,将区块奖励降至2ETH似乎是一个“合理的妥协”,可以平衡交易商和矿工的利益。同样,由于GPU矿工正努力与ASIC进行竞争,将证明机制改为工作量证明(Pow),再将硬件从平台上移除也会是另一个“合理的妥协”。
为此,一位名叫克里斯蒂•李•米尼汉(Kristy-Leigh Minehan)的GPU矿工兼以太坊爱好者正致力进行代码修复开发,这些代码将在“君士坦丁堡”升级中被实施。
尽管如此,一些人认为它不太可能成功。
以太坊钱包商MyCrypto的迈克尔•哈恩(Michael Hahn)对CoinDesk表示:

“与其他EIP相比,实现这一提议需要更多的工作量。”

高赌注
所有这些都意味着,10月前可能会困难重重。如果有一定比例的以太坊节点选择运行不同的软件,那么这可能导致网络分叉(与2016年技术方向分歧后出现ETC的情况类似)。
尽管如此,当出现分叉时,现有的以太坊代码确实有帮助保护网络的能力。
例如,由于“难度炸弹”的存在,一位名叫安得烈•布拉德利(Andrew Bradley)的以太坊研究人员说,如果没有开发者的支持,机会主义的分叉尝试不太可能胜出。布拉德利对CoinDesk说道:

“这降低了废链被交易所或危险利益方在不费吹灰之力的情况下拾起或维护的可能性,事实上他们根本没有真正支撑发展的意图或技术。”

尽管如此,“君士坦丁堡”升级暴露出矿工和交易商利益之争的复杂性,也引发了社区参与讨论的浪潮。以太坊基金会(Ethereum Foundation)的通讯官哈德森•詹姆森(Hudson Jameson)对CoinDesk表示:

“我们的社区对分叉表现出了过多热情。大家对两周一次的核心开发者电话会议不仅围观,而且参与其中讨论,听到这我感觉很奇怪。”

接受Coindesk采访时,Parity的舍登(Schoedon)对此表示同意,他说“君士坦丁堡”升级的独特性在于,当涉及到艰难决策时,它拓宽了参与的大门。舍登说:

“在过去,有争议的提案要么被迫直接接受,要么永远停滞不前。”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通过更广泛的利益相关者参与做出的决策使得协调过程更加复杂,也减轻了来自核心开发团队的压力。舍登补充道:

“链下管理很麻烦,但这可能是件好事。”

虽然开发人员还有最后一个电话会议(预计将于周五最终敲定),但许多利益相关者预计,他们会将维护网络的技术稳定性放在首位。
布瑞恩•文图罗告诉CoinDesk:

“他们(开发人员)比其他人更了解情况,我认为他们会做出正确的决定。”

NiceHash宣布已经成功地偿还在去年十二月被盗所有资金的60%

小编阅读(350)

NiceHash宣布已经成功地偿还在去年十二月被盗所有资金的60%

 
斯洛文尼亚比特币挖掘市场NiceHash宣布,已经成功地偿还在去年十二月被盗所有资金的60%,去年12月,NiceHash4700个BTC被盗,当时价值6500万美元。
 
 
第七次还款
该消息在其Twitter账号上公布,据透露,其还款计划的第七次报销已于8月1日星期三完成。
 
在NiceHash平台的公告中还透露,在12月6日黑客入侵之前在NiceHash平台上注册的钱包用户可以登录他们的帐户,他们将在钱包部分下方看到旧余额标签。
 
亲爱的NiceHash用户,第七次偿还用户的还款计划已经完成!
– NiceHash(@NiceHashMining)2018年8月1日
 
NiceHash向用户显示用户在攻击前钱包中的比特币总金额。在黑客攻击时使用外部钱包的NiceHash用户也包括在还款计划中,这些用户接收查看其旧余额和监控还款进度的指令。
 
 
用户面临巨额比特币价格下跌
由于比特币价格在今年早些时候下跌,用户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在黑客入侵时,比特币估价为2万美元,但在此期间,比特币价格稳步下跌,目前在8月份的大部分时间里交易价格在6000美元到7000美元之间。
 
去年12月,在黑客入侵两周后,NiceHash回到网上,承诺通过分期还款流程全额偿还所有用户。1月份,NiceHash首席执行官Marko Kobal辞职。
 
在他的LinkedIn页面上解释这一举动,他说:
 
“如你所知,自从最近的安全漏洞以来,我们NiceHash一直在全天候工作,以重建我们的内部系统和管理结构。我现在要站在一边,让新的管理层领导该组织度过下一个令人兴奋的增长期,因此我决定辞去NiceHash的首席执行官一职。”
 
据当地媒体机构STA报道,斯洛文尼亚警方仍在调查网络攻击事件,引用卢布尔雅那警察局提供的信息。预计这将是一项复杂而苛刻的调查,因为所涉及的黑客通常不会居住在发生犯罪的国家,并且他们有几种方法可以隐藏自己的身份。
 
STA引用的新闻稿引述:
 
“信息收集和其他活动仍在进行中,并在国际法律合作的帮助下进行。”
 
※英文来源:CCN

ETH核心开发者将重新考虑ASIC抗性问题 或将启用新算法“ProgPOW”

小编阅读(509)

ETHNews最近报道了在上周五的核心开发者电话会议之前围绕ASIC采矿设备的担忧重新抬头。在那次报道中,我们对在君士坦丁堡实施之前很快就纳入ASIC抗性协议的可能性提出了一些怀疑。虽然最近一次电话会议的开发人员在10月份的硬盘中驳回了采用ASIC抗性措施的可能性,但看起来他们正在认真对待这一问题。现在讨论在伊斯坦布尔纳入“程序化的工作证明”,这是一个遵循君士坦丁堡的硬分叉。该算法被称为“ProgPOW”,至少在去年已经开发出来了在GitHub上深入介绍:
“ProgPOW是一种工作量证明算法,旨在缩小专用ASIC可用的效率差距。它几乎利用了商用硬件(GPU)的所有部分,并针对以太坊网络中使用的最常见硬件进行了预调整。”
换句话说,虽然一些算法为高度专业化,昂贵的采矿设备提供了比更常见的优势,但ProgPOW试图通过降低进入的财务障碍来平衡竞争环境。ASIC抗性算法已被许多其他区块链考虑和实施,包括Zcash(被认为,最终被拒绝)和Monero (已实施)作为减少采矿池集中化的方法。
自从以太坊诞生以来,ASIC抗性一直至少是一个低级别的问题,但开发人员社区中从来没有足够的关注推动任何反ASIC措施的实施。然而,在一个看跌的以太市场,随着即将到来的难度炸弹和君士坦丁堡预期的块奖励减少,矿工担心盈利能力,促使上周五对此问题进行更认真的讨论。尽管如此,对这个问题还是没有确定性或共识。
以太坊基金会的哈德森詹姆森通过暗示ProgPOW在君士坦丁堡之后的“第二次硬分叉”中实施,引发了关于适当时间线的反复提示。普遍的共识是,六个月的时间太早了,因为它不会给客户开发人员足够的时间来跟上,但一年的时间太长了。八个月出现了暂定目标,但正如以太坊基金会的安全负责人马丁霍尔斯特斯文德所指出的那样,上次八个月是目标,但这并没有成功。
虽然矿业界的一些人,包括顾问Andrea Lanfranchi和SparkPool的Xin Xu,似乎同意ASIC挖掘是一个问题,但大多数人都没有。EIP减少块奖励的作者Carl Larson认为,没有人证明ASIC实际上具有显着的优势。以太坊基金会编码员Jason Carver认为,虽然ASIC确实比旧的GPU钻机具有明显的优势,但它们与与较新的GPU机器相媲美。以太坊开发商Jean Cyr提出了对ProgPOW“未经优化”的担忧,并表示他倾向于延续现状而不是新的共识算法。Go Ethereum的核心开发人员Nick Johnson也对ProgPOW表示怀疑。最后,他们同意审查相关材料,并在下周回来更深入地讨论这个问题。他们还指导人们进入在线渠道进行讨论。
按照建议,争论现在正在加速reddit。有些人很困惑为什么开发人员会在ASIC阻力上投入时间,因为卡斯帕将无关紧要。Redditor TheBounceSpotter开了一个线程详细阐述了这些问题:
“在电话会议期间,推动ProgPOW被列入下一个分支机构(伊斯坦布尔),这将在君士坦丁堡之后大约8个月,但根据过去的时间表超过运行,这更可能是10-11个月的差距。因此,我们正在研究ProgPOW实施前12-14个月的时间表,也许是2019年9月至11月的某个时间。我认为2019年 – 2020年初是信标链Casper的新时间表?
“这是否意味着ProgPOW只能在POS之前运营0-6个月?如果是这样,我们为什么要给它一个伊斯坦布尔有限的EIP插槽(每个EIP需要时间和资源来测试,只有3个实际更新正在进行测试进入君士坦丁堡)?如果没有,这是否意味着每个参与者都已经知道或假设卡斯帕将被推迟到很久以后……?
另一个线程,通过redditor ZergShotgunAndYou开始,表示相反的立场:“我也相信ProgPOW应该在未来的hardfork来实现(最好是宜早不宜迟,最好是在伊斯坦布尔HF君士坦丁堡后8个月),我特别喜欢,他们采取的方法。在开发它。“
后来他们提出了更具体的担忧,因为目前唯一的以太网ASIC采矿钻机是由两家公司制造的:Bitmain和Innosilicon:“我认为只有一个实体(或一对)控制制造和销售采矿设备对分散化和网络安全是有害的。”
正如所预料的那样,答复的范围差异很大,似乎没有什么共同点。在大多数情况下,讨论仍然是民间的,尽管有时候用夸张和耸人听闻的术语来表达关注。尽管在效率方面可能有多么令人沮丧,但这似乎表明以太坊社区正在有效地维持分散的共识建设结构。

中国3大挖矿机厂商都想IPO 创始人们身家能值多少

小编阅读(332)

据彭博社报道,世界上一些最大的加密货币大亨到底值多少身价,答案不久后就会揭晓。他们旗下的加密货币挖矿机公司正准备IPO(首次公开招股),它们增长迅猛,但同时也面临着加密货币大幅下挫带来的风险。
最大的三家加密货币挖矿机制造商比特大陆(Bitmain Technologies)、嘉楠和亿邦国际都在寻求在香港IPO,都将面临着公开市场的审视。另一家大型矿商Bitfury也对IPO持开放态度,不过目前尚未有任何具体的计划。
中国3大挖矿机厂商都想IPO 创始人们身家能值多少
比特大陆的吴忌寒
股票发行对于比特大陆的吴忌寒、嘉楠耘智(Canaan)的张楠赓和亿邦国际的胡东等人的财富积累将会是一个重大考验:他们的身价究竟会持续维持高企的水平,还是最终会大幅缩水呢?得益于比特币价格狂飙15倍,这三家公司都实现了令人膛目结舌的增长,但随着监管机构的审查力度不断加大,加上人们对交易平台安全漏洞和市场操纵的担忧,比特币及大多数其它的加密货币的价值在2018年都缩水了一半以上。
风险在于,漫长的熊市将会削弱市场对这些公司出产的专用计算机芯片的需求。为了争夺以加密货币计价的交易市场,矿商们用该类芯片来验证虚拟货币交易。比特大陆、嘉楠和亿邦国际正试图将他们的技术应用于人工智能等其他的领域,但它们尚未证明这些新应用是可扩展的。公开市场将会实时反映投资者对这些公司的发展前景的看法。
SharesPost私人投资研究董事总经理罗希特·库尔卡尼(Rohit Kulkarni)表示,“这些IPO将会是试金石。”
由于挖矿机厂商的财务表现及其创始人拥有的其他资产方面的公开信息有限,IPO前估算他们的净资产基本上只能依靠猜测。下表中的预测综合了从交易所备案文件、采访内容和彭博社收集的数据。估值倍数则是参照英伟达和联发科技等上市芯片制造商的情况而得出。
中国3大挖矿机厂商都想IPO 创始人们身家能值多少
知情人士本月表示,行业的龙头老大比特大陆正计划进行IPO,筹资规模可能高达30亿美元。该公司的领导者吴忌寒在一次采访中说,他和联合创始人詹克团共同持有公司约60%的股份,公司去年实现营收25亿美元。
除了销售挖矿设备以外,比特大陆还运营着一些全球最大的矿池。在矿池上,成员们将大量矿机集中起来进行共同挖矿,并按算力比分享收益,取得更加稳定的收益。目前还不清楚比特大陆的那部分业务是否会包括在股票发行中。
Bitfury发言人称,公司在截至今年3月的12个月内实现4.5亿美元的营收。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瓦雷里·瓦维洛夫(Valery Vavilov)在接受电子邮件采访时说,他和联合创始人瓦雷里·内贝斯尼(Valery Nebesny)持有公司的多数股权。
根据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件,嘉楠耘智的三位创始人——张楠赓、李佳轩和刘向富——各自持有公司约17%的股份,胡东和他的家人合计持有亿邦国际68%的股份。嘉楠和亿邦国际均已经提交了在香港上市的初步申请文件,不过IPO的时间尚不清楚。
比特大陆和Bitfury拒绝发表评论,嘉楠和亿邦国际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俄勒冈州波特兰的D.A. Davidson & Co.机构股权研究主管吉尔·卢里亚(Gil Luria)称,加密货币价格下跌可能是挖矿机公司现在发行股票的原因之一,公司上市现有股东就能“从目前的业务增长中获得部分收益”。
卢里亚补充道,那些股票发行可能会吸引到看好加密技术,但希望规避持有虚拟货币所带来的风险的基金经理,那些风险包括难以处理的保管安排。
“这就像淘金热时买铁铲和李维斯牛仔裤一样。”他说,“这些是实实在在的公司,它们产生了可观的收入。”
瑞穗证券研究半导体公司的驻香港分析师凯文·王(Kevin Wang)说道,这些股票还会给投资者带来从人工智能的增长中获益的机会。比特大陆和它的同行为加密货币矿工量身设计的专用集成电路(ASICs),对于处理机器学习等与人工智能相关的繁重任务非常有用。
这些公司在人工智能领域的雄心,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它们选择IPO的原因。中国政府在大力支持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

Bitfury首席执行官瓦雷里·瓦维洛夫
对于潜在的股票投资者来说,加密货币挖矿行业白热化的竞争带来的风险,可能丝毫不亚于虚拟货币价格下跌。由于担忧比特大陆正在丧失技术优势,投资银行Sanford C. Bernstein & Co分析师们在8月22日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警告称,该公司可能需要大幅减记其库存的价值。
“这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领域。”卢里亚说道。

比特大陆与前核心技术人员杨作兴的专利之争

小编阅读(351)

比特大陆与前核心技术人员杨作兴的专利之争

蚂蚁矿机S7、S9矿机芯片是比特大陆的旗舰产品,然而其设计思路并非来自比特大陆的开发团队,而是来自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博士杨作兴,而杨作兴的出走,正是比特大陆近年来出现技术瓶颈的重要原因之一。”

8月26日,据路透社等多家媒体报道,比特大陆将于本周向港交所提交IPO申請,启动上市流程,这次IPO的主办承销商为中金公司,上市目标估值为300亿美元。此前,比特大陆第二季度财报流出,亏损金额在 6-7 亿美元。同时,比特大陆的Pre-IPO投资人又出变故,软银、腾讯双双否认投资比特大陆。
2015年以来,比特大陆一直靠S7矿机(1385芯片)和S9矿机(1387芯片)支撑市场。
然而,提供这两款芯片设计思路的核心技术人员,并非来自比特大陆的开发团队,而是来自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博士杨作兴,而杨作兴的出走,正是比特大陆近年来出现技术瓶颈的重要原因之一。
杨作兴为深圳比特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其生产的神马矿机,被比特大陆以侵犯专利为由告上法院。
两者多次对簿公堂。最终,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给出裁定结果,比特大陆专利无效。
当年情:雪中送炭
杨作兴博士曾是“烤猫”蒋信宇的员工,他曾用全定制方法学式设计了一版BE300芯片,但是因为后来“烤猫”消失,其设计的芯片未能流片。杨作兴不忍明珠暗藏,于是,将可以减少成本与能耗的芯片设计方法“全定制方法学”的实现方式告知了比特大陆詹克团。该方法可在同一工艺节点上把功耗做到极致,而后杨作兴以兼职的工作形式帮助比特大陆度过了“矿业寒冬”。
“2015年年初的那个熊市,很多人都离开这个行业了,但在离开这个行业之前,我有点不甘心,我觉得我的全定制方法学特别适合做比特币芯片。我就去找詹克团,告诉了他我这个全定制设计方法学怎么用。和詹克团介绍完之后,他希望我留下,加入公司,最后是以兼职的工作方式用全定制设计方法学帮他们设计了S7矿机(1385芯片)和S9矿机(1387芯片)这两款芯片。” 杨作兴告诉财经网。
比特大陆与前核心技术人员杨作兴的专利之争
矿机芯片示意图
全定制方法学是设计集成电路的方法之一,类似方法还有定制法、半定制法以及可编程逻辑器件和逻辑单元阵列设计方法。
“半导体工艺提升一代,带来的好处接近采用全定制设计本身的好处。另外一个原因是设计越来越复杂,规模越来越大,使全定制设计周期长,不利于快速出新产品。因此近20-30年,基本没有人采用定制的方法学设计批量生产的芯片。” 杨作兴向财经网解释道。
从16nm开始采用FINFET后,新旧两代半导体工艺带来的好处大幅度下降大约2倍左右,在工艺带来的好处下降的情况下,需要通过全定制设计方法学来提高产品的性能。杨作兴的主要贡献在于,在当前超大规模情况下,第一个采用全定制方法学,在3-6个月左右的时间里边,设计出的芯片的性能比传统APR(自动布局布线)方法学设计出来的性能好大概一个数量级。在虚拟货币领域,在别人家也开始采用全定制设计方法学的情况下,杨作兴通过设计可以再提升一倍左右的性能。
2015年6月,当时比特大陆已经有一套1385芯片设计方案,杨作兴使用全定制方法学又设计了一套新的方案,两套方案同时做,最后,比特大陆采用了杨作兴提出的方案用于生产S7矿机。相对于比特大陆S5矿机芯片BM1384,这款芯片的功耗和成本的降低幅度将近50%。
当时,杨作兴想把全定制方法学用到一个新的芯片,该项目为无源无线摄像头,杨作兴再次找到比特大陆,希望可以拿到融资,也因此,他又继续帮比特大陆设计了S9(1387芯片)矿机。财经网向比特大陆求证,此事,未得到回应。
2015 -2016年的那个“矿业”寒冬,比特大陆依靠功耗和成本优势明显的 S7 矿机和 S9 矿机跃居行业第一,占据了比特币矿机市场 70%以上的市场份额。
恩义断:釜底抽薪
经过5轮谈判,杨作兴并未拿到比特大陆的融资。2016年6月8号,杨作兴与比特大陆的谈判正式结束。雪中送炭,并不能得到回报,于是,他决定开公司,做矿机芯片,不再为比特大陆提供技术支持。
“我把全定制方法学的具体实现留在了比特大陆,他们大概知道我做的东西,但他们不理解其中的缘由,很难在我的基础上继续演进。技术这个东西,不是一成不变的,它在不停的演进。这就是我终止跟他们合作以后,他们再也没有新品的原因。” 杨作兴向财经网表示。
2016年7月份,杨作兴成立了深圳比特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其主要产品是用于比特币挖矿的神马矿机。
比特大陆与前核心技术人员杨作兴的专利之争
合作终止以后,作为行业第一的比特大陆,却在BTC产品线上止步不前甚至逆行。
近两年,比特大陆再没有推出过任何像S7、S9矿机那样具有颠覆性优势的新芯片、新矿机。比特大陆16nm(纳米)BM1X89芯片、12nm BM1X90芯片、10nm BM1X93芯片设计也全部以失败告终,其即将采用的7纳米工艺也已被国内外多家厂商使用,并未竞争优势。
除此之外,比特大陆的的莱特币L3、以太坊D3、Zcash Z9等技术指标也被竞争对手“芯动科技”等对手赶超。而比特大陆重金打造的AI芯片Sophon BM1682功耗是其竞争对手寒武纪的3倍多,其功耗为10(W/Ths),而寒武纪dadiannao的功耗仅为2.8(W/Ths)。
杨作兴解释称,全定制方法学,对设计人员的要求很高,需要一流设计工程师,经过项目磨炼后,才可以慢慢把握。方法学的优化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CELL的优化,PLACEMENT的优化,时钟优化和门级网表优化。从蚂蚁矿机S9到神马矿机M10, 同样的工艺条件下,性能超越了一倍,就是方法学具体实现的某些部分在不停的超越。
狙击战:专利之争
不久,比特大陆以侵犯专利为由,起诉了比特微,并以起诉书要求供应商停止与深圳比特微合作。2018年4月8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宣判比特大陆专利无效。
“如果一项权利要求的技术方案与现有技术相比存在区别技术特征,但该区别技术特征属于本领域公知常识,将该公知常识结合到现有技术中是显而易见的,则该权利要求的技术方案不具备创造性。”这是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在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第35537号)一文书中给出的决定要点。
比特大陆与前核心技术人员杨作兴的专利之争
比特大陆申诉的专利叫做串联供电,是矿机芯片厂商经常使用的一个基础技术。这项专利很多年前就被国外的技术人员申请成功。
2013年,俄罗斯的Bitfury公司的工程师瓦西里看到一些关于串联供电的专利文献,发现芯片也可以像LED灯一样串联起来。瓦西里受到启发,第一次把串联供电用到了挖矿芯片的版上。
瓦西里到深圳拜访烤猫, 就把这个思想带入了中国,在“棱镜矿机”上使用了串联供电。“棱镜矿机”是国内第一次把串联供电的技术用到公开销售的产品上。
同年,比特大陆的S5矿机也采用了这项技术,并提交了串联供电专利。后来,杨作兴的神马矿机使用了这一技术,被比特大陆起诉。
杨作兴聘请了两个律师团队,两次向国家知识产权局请求比特大陆专利无效,并拿出国内外已有的专利证据,最终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在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第35537号)一文书中给出裁决,认定比特大陆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条所示的“创造性”,比特大陆“串联供电思路、虚拟数字币挖矿机和计算机服务器”这一专利被判无效。
比特大陆与前核心技术人员杨作兴的专利之争
注: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二十二条规定, 授予专利权的发明和实用新型,应当具备新颖性、创造性和实用性。新颖性,是指该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不属于现有技术;也没有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就同样的发明或者实用新型在申请日以前向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提出过申请,并记载在申请日以后公布的专利申请文件或者公告的专利文件中。创造性,是指与现有技术相比,该发明具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该实用新型具有实质性特点和进步。实用性,是指该发明或者实用新型能够制造或者使用,并且能够产生积极效果。现有技术,是指申请日以前在国内外为公众所知的技术。
此前比特币黄金(BTG)创始人、闪电智能CEO廖翔也曾对比特大陆在中国申请asicboost专利做过无效抗争,称该专利在国外已有人申请,同时多名技术人员指责比特大陆为专利流氓。
为什么已经有国内外多名人员申请过该专利,比特大陆还能继续申请呢?周寒律师曾在百度知道上回复用户,称外国专利如果在中国未申请专利,不受中国专利法保护。
“不止国外,国内其实也有这个专利。因为大概念可以涵盖小概念,申请原始专利的时候,没有说是哪个领域,就是所有领域都可以,所以说在创新领域其实也不能申请这个专利。” 杨作兴对财经网表示。
战鼓擂:群雄并起
“初期成就了比特大陆的大胆投入,很快发展成不顾技术发展规律的盲目豪赌,甚至演变成自残式的打压对手,无论是对公司现金流还是对处于发展初期的全行业竞争合作生态,都不是好事。” 2048 资本创始人Allen 郭春龙曾在其公众号2048Capital上这样分析比特大陆的技术困境。
郭春龙认为比特大陆成功登顶的关键,在于抓住了芯片工艺制程的红利,敢于投入在最先进的制造工艺上,并且也一度在芯片设计创新上领先同行。时过境迁,所有的竞争对手都意识到了提升制造工艺的重要性,另一方面,核心芯片设计能力上止步不前甚至退步成了比特大陆的致命弱点。
财经网就公开数据整理了主流比特币矿机的一些指标,其中蚂蚁矿机1387芯片的功耗94(W/Ths),阿瓦隆A851功耗100(W/Ths),而使用10纳米工艺的芯动科技T2T的功耗为89(W/Ths),当然,其成本也会变高,而同样使用16纳米芯片的芯片,神马矿机M10的功耗仅为65(W/Ths)。
比特大陆与前核心技术人员杨作兴的专利之争
图为财经网根据多方数据整理
“接下来币价还会跌,市场挖矿平均利润会快速降到30%以内,矿工只看价格和能耗比,拼的就是谁综合成本低。”矿机经销商吴文杰向财经网分享了自己对于下半年矿机生产商的看法。
目前来看,币圈寒冬,三大矿机生产商都在紧锣密鼓地赴港IPO,比特大陆将于本周向港交所提交IPO申请,启动上市流程,而后期之秀们也拿出了“核武器”,等待着蚕食矿机市场的“蛋糕”。
打江山易,守江山难,无论何时,科技公司最核心的竞争力都是技术。2018矿机市场后半年的竞争,也许会更加激烈。

比特大陆现在购买矿机需实名认证

小编阅读(428)

据Trustnodes报道,比特大陆现在要求用户购买asic或其他采矿设备之前提供身份证明文件(如护照和驾照)以及地址确认。比特大陆目前尚未就此事发表声明。
来自比特大陆发给用户的邮件显示,中国的个人用户可以在无身份识别的情况下购买最多4.5万美元的采矿设备,但其他地区用户进行身份识别之前无法从比特大陆购买任何采矿设备。一些人猜测可能与比特大陆计划中的IPO有关,这可能有额外的要求,包括身份认证和地址确认之类的识别要求。
比特大陆现在购买矿机需实名认证
比特大陆现在购买矿机需实名认证

日本Triple-1公司正在研究7纳米矿机芯片,并预计在11月发货

小编阅读(440)

除了GMO集团,还有一家日本公司正在研发生产7纳米矿机。Triple-1公司一直在研究7纳米芯片,并预计矿机在11月发货,正好在GMO预期的发货时间后不久。
Triple-1开发7纳米设备
日本Triple-1公司正在研究7纳米矿机芯片,并预计在11月发货
Triple-1有限公司是一家成立于2016年11月的日本公司,总部位于福冈,主要从事ASIC芯片开发和加密货币矿场建设。该公司从去年2月开始开发7纳米的比特币挖矿芯片。
这周,Triple-1确认已经完成7纳米ASIC芯片Kamikaze的硅晶片、芯片样品、主板样品和样机。
该公司的一位代表告诉news.Bitcoin.com,”我们已经开始测验样品芯片和样机的功能和效率。”并提到公司和合作生产商是台积电。
日本Triple-1公司正在研究7纳米矿机芯片,并预计在11月发货
Triple-1的7纳米芯片能耗是0.05W/GH,比常规的16纳米芯片节省至少50%的电力。
Kamikaze芯片是常规芯片大小,但是电路密度提高5.2倍,性能提高至300GH/s。
Triple-1主席兼CEO Takuya Yamaguchi评论说,“尽管挖矿算力是常规产品的四倍,但能耗将会减少50%。”
发货计划
根据Triple-1的发展计划,7纳米矿机的样品将会在9月底完成。Kamikaze芯片量产预计要到10月中旬,矿机到11月底可以发货。
日本Triple-1公司正在研究7纳米矿机芯片,并预计在11月发货
Yamaguchi曾告诉《产经新闻》:

我们计划在 8月做出芯片的样品,10月开始量产,目标是2019财年每月1000万张芯片。

6月GMO集团也透露了关于7纳米挖矿芯片和矿机的计划。该公司现在已经有两台7纳米芯片的比特币矿机,分别是B2和B3。这两个型号预计在10月底发货。最近news.Bitcoin.com报道,东京证交所上市公司Forside 计划出售自己品牌的7纳米矿机。

挖矿巨头比特大陆的联合创始人吴忌寒

小编阅读(339)

他不张扬,不会发那些在游艇上环抱衣着暴露的迷妹的照片。应该可以肯定他没有鲨鱼皮纹理的西装。相反,他似乎更喜欢置身于幕后,低调,几乎要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当中。而他,无疑是加密货币领域里最重要的人物,至少目前加密货币行业里最重要的人物。News.Bitcoin.com打算介绍一下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吴忌寒,让社区更多人关注到他。


币圈最重要的人物:比特大陆吴忌寒
最近几年,尤其是最近几个月,吴忌寒想继续低调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挖矿巨头比特大陆的联合创始人,吴忌寒,几次成为亿万富翁。比特大陆成立五年,每年营收上亿,此时的吴忌寒只有32岁。他有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将对行业产生重要影响。
挖矿巨头比特大陆的联合创始人吴忌寒
有些人尊敬他,有些人讨厌他。但无论对他怀抱着什么样的情感,没有人会否认他将是生态里绕不开的一号人物。比特大陆由吴忌寒与另外两位创始人(其中一位是詹克团)联合成立,这家公司最引人注目的是,在新兴的行业里引入专用集成电路芯片(ASIC),事实证明,这是一项明智之举。
ASIC现在已经成为比特币挖矿行业的世界标准,速度是显卡的300倍,已经将后者远远抛于身后。随着比特币通胀率放缓,比特币越来越难挖,挖矿速度变得至关重要。比特大陆使自己完全处于优势地位。比特大陆一直走在挖矿行业的前沿,当社区反应过来时,它已经成为加密货币行业里最赚钱的公司。


软件、硬件、云挖矿
比特大陆不仅涉足芯片和软件,还拥有自己的矿池Antpool和BTC.com。根据时间周期和媒体对蚁池算力的研究,比特几乎有四分之一的区块是由蚁池挖出来的(如果加上BTC.com,这个数字提至40%)。比特大陆还开发生产蚂蚁矿机(据估计比特大陆控制着挖矿设备市场80%的份额),并且仍在投资云挖矿算力平台Hashnest(算力巢)。
挖矿巨头比特大陆的联合创始人吴忌寒
吴忌寒发现比特币时,被这项技术迷住,是第一个中本聪白皮书翻译成中文的人。由于来自中国并且公司就位于中国,尤其是鉴于中国政府对加密货币的镇压,各种阴谋论一直围绕着吴忌寒和比特大陆。
竞争者指控他和他的公司使用卑鄙的手段,例如向敌对的区块链发动50%算力攻击,与其他公司勾结,以减少比特大陆的竞争,以及很多其他见不得人的行为(吴忌寒均愤然否认)。他最有争议的行为是在去年8月支持BTC分叉。BCH诞生后,他并没有缓和人们在这方面的担忧。他是BCH的坚定支持者。


未来发展
比特大陆在吴忌寒的带领下似乎是要从幕后走向台前,在传统金融行业进行IPO。公司初步估值100亿美元。如果能完成IPO,比特大陆将可以与英伟达和联发科技这样的竞争对手公开较量。
挖矿巨头比特大陆的联合创始人吴忌寒
财富杂志最近对吴忌寒进行了采访,问到他对未来的看法时,他回答说,“我最重要的工作是继续投入更多资源进行矿机的研发,保持我们对竞争对手例如阿瓦隆的优势。我们将会根据对未来加密货币市场的预测进行投资。我们还会开始支持现实世界的实体经济,打造互联网上的金融市场以外的产品。比特大陆会开始向市场投放很多人工智能产品,这是全新的业务,我们会出售可以实现人工智能加速的硬件产品。”
IPO意味着要从阴影里走出来,要审计财务报表,更别提要与监管机构打交道。挖矿一直受到环境保护者和地方市政公共事业方面的密切关注。监管部门也一直迫不及待想要干预像比特大陆这样的企业。对此,吴忌寒表示,“我们属于半导体设计产业。比特大陆领投的Circle是美国科技初创企业,估值30亿美元。他们跟监管部门打交道要有经验得多,这也为什么我们对Circle感兴趣。我们认为未来与监管部门协商与合作非常重要。我们需要推动监管部门放宽监管。但是我们需要与他们合作,而不是绕开他们。”